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今书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不负韶华

正文 1278:坦率是最好的品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闻樱做了要投资“优你团购”的决定,第二天还是给陈茹打了个电话。

    陈茹听说闻樱要投资互联网创业,并没有很意外。

    把炒股的本金加盈利打给闻樱那一刻,陈茹就知道闻樱早晚会动用这一笔钱。陈茹的观念和以前大有不同,钱在账户上就是一串数字,不管是拿去花销还是投资,钱才是流通的。

    闻樱一直都是敢花钱的。

    闻樱的钱不会花太多在个人消费上,生活费没比普通大学生高多少。

    这丫头平时不声不响,有动静一定是花一笔大钱!

    想到闻樱高中时就敢花一千万买天骄的股份,陈茹已有心理准备:“你打算投多少?”

    “2000万。”

    居然才两千万?

    陈茹还以为闻樱能一口气把炒股挣到的钱都花掉。

    闻樱想给陈茹讲一讲“优你团购”的前景,陈茹对一堆数据没兴趣,直指核心:“你是怎么接触到这个项目的?”

    可靠的人介绍过来的项目都未必可靠。

    不可靠的人就更指望不上了!

    陈茹担心是有心人知道闻樱手里有钱,故意搞个项目来套闻樱的钱。

    这很常见,做了多年生意的老板都会上当!

    陈茹就有一个客户,一笔钱存在银行里好好的,利息虽然不是很高胜在稳妥。

    “但这个客户想挣大钱,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把钱都取出去了说是要和朋友合伙搞矿。前前后后去当地考察了好几次,矿场看了,资质验了,钱投了过去才知道是假的。一报案,对方一共骗了好几个,涉案金额高达几千万,人已经跑路,钱更是早早转移,不知道还有没有追回损失的那天!”

    陈茹说来还挺唏嘘呢。

    要不是被骗这一把,客户差不多也该退休了。

    房车那些不说,银行存着小一千万呢,退休后的日子会很舒坦。

    没想到经过风风雨雨的生意人也会在退休前栽这么大个跟头!

    陈茹前段时间再见这个客户,看着比从前要老好几岁,精气神和从前完全不能比了。

    闻樱知道陈经理说这事儿不是要触她霉头,而是怕她上当受骗,回答陈茹时十分坦率:“谢骞给我介绍的。这个项目其实是谢骞先看好的,他已经往里投了钱,听说我对互联网创业感兴趣又介绍给了我。”

    “是谢骞啊……”

    陈茹说话一拖尾音,闻樱就有点心虚。

    ——哎,心虚什么呢!

    就算她和谢骞真有点什么,两人都不是高中生了,在法律意义上都成年了,其实也没啥吧?

    闻樱准备好了被亲妈盘根究底的心理准备,谁知陈茹话锋一转,“他身体没什么大碍吧,我怎么听说他在学校里还坐轮椅?”

    嗯?!

    “他天天在复健,正在恢复中,坐轮椅的时间不会太长的——”

    陈茹打断闻樱的话,“那就好,你见了谢骞记得替我和你爸爸问声好。没有人家谢骞替你补习三年,你哪里考得到全省理科第31名?”

    “哦——”

    “还有,别觉得考上大学就可以不学习了,那么好的学校一定可以教你真本事的。你学习上要有不懂的地方,多问问谢骞……等等,他和你不是一个专业的,还能教你吗?”

    学数学的能不能教学金融的?

    能学好数学的人,搞金融也不会有什么障碍啊。

    面对陈茹的疑问,闻樱的回答斩钉截铁:“他肯定能教我!”

    “那很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不,要说快点说,不说就挂了吧。”

    闻樱:???!

    闻樱觉得自己该说的都说了,可陈经理应该还有很多该问的没问啊!

    知道项目是谢骞介绍的,陈经理就一点都不担心了?

    就算不担心项目,也该问问她和谢骞现在的关系啊!

    而且,陈经理是从哪里听说谢骞坐轮椅的事呀,陈经理一直在关注谢骞?

    闻樱有一肚子话想问,支支吾吾不知道先说哪里,陈茹说自己要忙了,先挂了电话。

    闻樱多少有点懵,喃喃自语:“当妈的可以放手这么快吗?”

    这话说完,闻樱自己都笑了。

    其实当父母也很不容易啊。

    控制欲太强,对孩子一直不放手,孩子窒息。

    心太大,对孩子太早放手,孩子又怀疑自己是捡来的。

    听说项目是谢骞介绍的,陈茹就不追问了,其实答案很明显嘛。

    陈茹是相信谢骞不会坑闻樱!

    这很难得。

    要获取陈经理的信任是很不容易的。

    毕竟直到今天,陈经理依然怀疑老闻会坑闻樱。

    可怜的老闻,血缘上是闻樱亲爹,在陈经理心中的形象像极了闻樱后爸!

    在陈经理心里,谢骞的可靠度居然已经超过老闻了。

    不过闻樱在陈经理面前报了备,在投资“优你团购”这事儿上确实更能放开手脚。

    “隐瞒,真的会有心理压力。”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闻樱当着谢骞的面感慨。

    谢骞脑子高速转动。

    最近自己好像没什么事对仓鼠隐瞒吧?

    除了对宋邵那些人的警惕心。

    这些都是他自己的想法,并不伤害谁,应该不算隐瞒。

    确认了一圈,谢骞才点头认同闻樱的话:“隐瞒确实不好,做什么事儿都坦率点会轻松很多。”

    “是吧,我也这样觉得。”

    仿佛为了印证闻樱的话,她的手机响了。

    “咦,是水明月,我接个电话哈。”

    电话那头,水明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小鱼,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是彭国庆向蒋总推荐了我的小说是吗?可我怎么听说,嘉信的老板是谢——”

    “是谢骞嘛。”

    闻樱抢答,语带疑惑:“我没给你说过?”

    水明月一噎。

    闻樱承认的这么痛快,水明月事先准备好的思路都被闻樱弄乱了。

    “你当然没说过呀……”

    “蒋总找你签约时也没说过?”

    闻樱嘀咕:“可能他以为我说了,而我觉得他会说吧。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嘉信的老板是谁不影响你卖改编权呀。还是你反悔了,不想把改编权卖给嘉信?明月,你千万要冷静,毁约是不行的,一来嘉信没爆出什么不好的地方,二来你要赔一大笔违约金。”

    闻樱嘀嘀咕咕劝了水明月一堆话,水明月脑袋都被绕晕了。

    绕到最后,水明月几乎是赌咒发誓自己没有毁约的意思,才堪堪逃过闻樱的碎碎念

    “我真没有想毁约。”

    “你说的对,谢骞同学能当影视公司老板是好事。”

    “嗯嗯,我没什么事了。”

    “你在吃饭吗?你吃你吃,我不打搅你了。”

    电话那头,水明月落荒而逃。

    闻樱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看,我说什么来着,隐瞒早晚会爆雷嘛!”

    谢骞想了想水明月的性格,百分百站在闻樱这边,“你这不叫隐瞒,是保护。”

    闻樱丝毫不觉自己是在被谢骞偏袒,十分理直气壮点头:“对对对,就是保护!”

    ……

    水明月挂了电话,心有余悸。

    “小鱼实在太会说了,我讲不过她。”

    沐梵笑到头掉:“你和她比嘴皮子,简直自不量力。”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下药的投资人已经被抓了。

    水明月再三保证能照顾好自己,她父母才愿意离开魔都。

    案件的审理要花很长时间,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不能让正常生活因为某一件坏事就完全停摆。

    水明月觉得自己可以往前看,水妈妈不放心女儿,暗暗拜托沐梵照顾下水明月。

    沐梵和水明月认识几年了,有时还会给水明月家里寄点特产什么的,和水家父母也认识。

    水妈妈知道女儿差点被骆昊欺骗感情,简直无法理解。

    明月喜欢那个小年轻什么呀?

    只有一张脸好看,有一张嘴会说。

    这孩子写了那么多言情小说,理论丰富,轮到实践了咋眼光那么差!

    什么叫谈得来?

    那叫迎合!

    真正谈得来的,得是沐梵这样的啊。

    可惜,两人当了几年朋友都不来电。

    水妈妈想想就心痛。

    哎,虽然做不了男女朋友,只从朋友角度来说沐梵也是一个很可靠的人。

    水妈妈拜托沐梵照顾水明月,水妈妈没说发生了什么,水明月自己主动坦白了。

    沐梵生气又心痛。

    虽然水明有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总是不好的啊!

    沐梵很是检讨了自己。

    沐梵知道谢骞回了国,知道自己这时候更该刷存在感,可水明月比闻樱更需要他的关心,沐梵在追求闻樱和陪伴水明月之间选择了后者。

    正因为陪伴水明月,沐梵和嘉信接触多了,偶然得知谢骞才是嘉信的大老板……水明月找闻樱要证实消息,闻樱承认的很痛快。

    水明月问沐梵:“你现在还想把版权卖给嘉信吗?”

    沐梵收起了笑容摇头,“当然不想了,你就当这是男人可笑的自尊心吧。影视改编权这一块,除开嘉信还有其他公司,能遇到合适的公司我就卖,遇不到我就自己先拿着。我是一个作家,我的主业是创作。”

    沐梵想到被自己辜负了很久的出版社编辑。

    六月参加完培训后沐梵就在写新书,他把新书初稿交给编辑时,编辑又惊又喜,说以前的沐梵又回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