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今书网 -> 玄幻魔法 -> 夜烬天下

正文 第1093章: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离开地宫之后,两人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堆大漠沙虫群中,黎明的光已经开始稀稀疏疏的洒下,这是沙虫们最喜欢的进食时间,它们的目标则是数米之外一支惊慌失措的商队,来不及搞清楚眼前危急一幕到底怎么回事,萧千夜几乎是本能的提剑冲出,过往的峥嵘岁月刹那间在眼底飞速流逝,一瞬间仿佛又回到当初那个怀揣着荣耀和梦想的少年郎,沙虫四下逃窜,又被锋芒的剑气直接砍碎砸入沙土中,没一会金乌鸟巡逻的队伍闻声赶到,多年不见,带队的战士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眼前人,惊喜的跑过来打了招呼。

    云潇负手站在一边凝望着他,他在认真的和巡逻的战士说话,侧脸迎着朝霞熠熠生辉,从面庞到衣服都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很快他就收剑走了回来,淡淡笑了笑:“是送货去嘉城的商队,这几年有舒少白坐镇飞垣,四大境的魔物被他震慑收敛了很多,不过他一离开,这群家伙又开始蠢蠢欲动不安分,还是得多安排些人手加强巡逻才行。”

    “好厉害啊。”云潇根本就没听他的碎碎念,双手握拳放在胸口露出一副崇拜的模样,还故意拖长了语调夸赞,“好厉害啊,那么多沙虫几剑就全消灭了,不愧是我的师兄!”

    这么多年虽然他的剑技在军中早就被传的神乎其神,但是当着大家伙的面这般直白又浮夸的赞扬还是让他脸颊一红,没等他反应过来,果不其然耳边又听见云潇使坏的笑声,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吹捧,萧千夜按着她的脑袋用力晃了几下,故作镇定的骂道:“少花言巧语,几条大漠常见的沙虫而已,这要是都打不过岂不是丢人?倒是那家伙果然和明溪一样,不把我们送回大湮城就算了,竟然直接扔到魔物群里,真不愧是一脉相承。”

    “嘻嘻,人家就是心如明镜才会直接把你扔到这里来救人的好不好,确实是一脉相承的祖孙嘛,眼睛尖得很,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的软肋。”云潇帮他整理着衣襟上的褶皱,小声感叹,“你每次和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都特别的明亮,虽说是个天生的劳碌命,我看你还是乐在其中的嘛。”

    “举手之劳罢了,哪有什么软肋。”萧千夜义正言辞的为自己辩解,云潇憋着笑应和,“是是是,我的师兄这么厉害,怎么会被人抓住软肋揪小辫子嘛!”

    她一说话,旁边金乌鸟巡逻的战士不由都笑了起来,气氛变得有几分尴尬,萧千夜轻咳一声,戳着云潇的额头骂道:“别嘴贫了。”

    几个战士清扫完魔物的躯体,用沙土就地掩埋之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事,连忙又道:“少阁主,昆将前两天还去了侯爷的府上找您呢,不过侯爷说您不在他就回来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您,军营不远,要不您一起过去?”

    萧千夜略一思忖,心中默默松了口气,毕竟地宫的时间本就和外界不同,只是过去两天倒没什么问题,但是他转而又有些奇怪,年宴结束之后他是和昆鸿一起回来的,有什么事当时不说,非要等到了阳川才想起来?

    “那就一起过去呗,反正我们也要回大湮城和侯爷辞行的。”云潇主动拉着他的手一口应下来,几人一起返回位于大湮城外的军阁驻营地,很快昆鸿就收到消息回来了,他还是那般古铜色的面容,大漠的风沙磨砺出沧桑的棱角,一看见萧千夜就搭着他的肩膀往内阁里拉,边走边道:“你们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前脚把你们送到侯爷府上,第二天我过去人就不见了,又跑到哪里逍遥快活去了?”

    “阳川这种地方,哪有什么逍遥快活?”萧千夜被他逗笑,仿佛是有些怀念过去的生活,他的目光微微感慨的环视着熟悉的房间,时光倥偬而过,眼前的一切却一如从前,昆鸿龇牙笑着,回道,“那年你帮着青阳从靖城到曙城,又千里迢迢的赶去柳城救人,还在嘉城把袁大爷打成重伤,那些青楼、格斗场和风味菜馆难道不算‘乐子’?”

    “少开玩笑了。”萧千夜嘴上责备,还是忍不住笑着摇头叹了口气,“我听说这几年上头对阳川的大刀阔斧的整改,应该没有人敢像从前那样无法无天了吧?”

    昆鸿给他倒了杯水,瞄了一眼外面的天空,抱怨的回道:“人是收敛了很多,不过魔物还是我行我素呀,那东西又讲不通道理,以前的阳川被五蛇垄断,他们的商队我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干的不是什么正经的生意,不想理的时候纯当没看见也就过去了,现在不行了,现在阳川的商行被镜阁统一管理,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了,就刚才你救下的那只商队,他们就是从大湮城往嘉城送货的。”

    萧千夜转着水杯自言自语的回道:“早知道你的人在附近,我不用出手好好看着就行了,正好看看这几年你们有没有偷懒。”

    “偷懒?”昆鸿勾肩搭背的靠过来,故作不满的骂道,“你可真好意思说,墨阁给你放了半年的长假吧,到现在你都没回来恢复巡逻的工作,那条商路是去嘉城的必经之路,金乌鸟每天得在上面来回飞个几十次盯着,本来就不用你出手,我记得你以前也经常在那一带巡逻除魔的,现在怕是连路线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这待遇古往今来独此一份,没有第二个人有过。”

    “咳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萧千夜被他一句话堵得呛了口水,云潇帮他拍着后背连连给昆鸿使眼色,昆鸿不明所以的抓了抓脑袋,笑眯眯的道,“大清早的还没吃饭呢,好妹子,你能不能去厨房帮我拿点大饼过来?出了门一直往前走,多拿点,大漠的伙食比不上城里,先垫垫肚子

    吧。”

    云潇奇怪的看着两人,总觉得昆鸿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故意支开自己,她也没问就干脆的点头找他指的方向小跑过去,昆鸿这才认真的转过脸看着萧千夜,低道:“少阁主,年宴上我和宸曦聊了几句,他和我提起五鼠的旧事,五鼠本是打着五蛇的幌子一群乌合之众,这几年别说是东冥了,就算是在阳川也没见他们再敢打着“五鼠”的招牌出来招摇撞骗,不过既然提起来,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这事好几年了,而且是交给镜阁去处理的,所以我记不太清楚特意等回来翻了旧案才准备去找你。”

    昆鸿从旁边的架子上找出卷宗翻看着,又道:“说是幌子,其实五鼠和五蛇之间私底下还是有不少生意往来的,要不然那种地头蛇也不会容忍他们打着自己的名号胡作非为了是不?这一部分的生意链被镜阁一锅端了之后还抓了不少人,你还记得帝都城里的那家潮汐赌坊不?那是鸠城雷老四的产业,他涉嫌杀害叶小姐和三郡主,连同手下一批小弟被查了个底朝天。”

    他抽出其中一张递给萧千夜,指着上面的名字解释:“这个人叫雷电,据说是得到了雷老四的赏识一开心收了他做义子,于是趁热打铁为博他欢心干脆改了名字,他就是五蛇和五鼠的中间联络人。”

    “雷电?哼,倒是个有意思的名字。”萧千夜随口接话,一边翻看着卷宗一边问道,“故意支开阿潇和我说这些,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昆鸿小心的看了一眼门外,还是不放心干脆直接走过去关上了门窗:“阳川的大牢沉沙海不远处就是禁军暗部的地下基地,高总督死后被他的亲信摧毁,导致大多数的记录丢失,但是我们从这个人的身上搜出来了一些……”

    他顿了顿,压低声音凑到萧千夜身边:“搜出来一些关于黑棺的资料。”

    “黑棺……”萧千夜的瞳孔顿缩,瞬间就将手里的书卷捏紧,昆鸿点点头:“雷老四在鸠城经营赌坊生意,明确规定只收钱不易物,但若是想把物品转换成钱,最快的方法就是去找雷电帮忙,这两人一唱一和把赌徒骗的团团转,自己赚的盆满钵满,五蛇的头子袁大爷和高总督是故交,这群人眼尖的很,赚的钱都会分大爷一份,所以雷老四和袁大爷私交甚好,大爷是个伪君子,面子上得做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给普通人看,所以他手底下一些黑活都是雷老四帮着打理,或许是因为这层关系,大爷把暗部一些买卖交给了雷老四去办,雷老四又转手交给了雷电,其中就包括了黑棺内试体的试药交易,这才顺藤摸瓜被我们查到了线索。”

    “黑棺里发现了什么?”他竭尽全力的保持冷静,昆鸿也不敢多提,赶紧接话,“事后我们奉命将所有的黑棺全部挖了出来,在其内部找到很多因为失去药效而死去的试体,丹真宫尸检之后发现了大批未知的药物,连经验丰富的老大夫都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直到后来整顿阳川五城,雷电落网,根据他提供的这份资料才终于能对上号,据他所言,暗部曾和不少海外的药师有生意往来,可惜为了掩饰身份,绝大多数用的是代号。”

    两人对视了一眼,昆鸿翻过他手里的卷宗,指着下一页的名单示意他看:“雷电手里的这份是交接货物的账单,里面还真有一个代号叫‘秀爷’的人。”

    萧千夜的心紧绷成一线,追问:“公孙晏知道这件事不?”

    “应该知道吧。”昆鸿拖着下腮想了想,又点头又摇头,最后还是不敢确认的回道,“晏公子这几年忙的不得了,他连西海岸都扔给了大漠侯去管,我估计这事就算他知道肯定也早就忘了。”

    萧千夜攥着手里的纸张,回忆着过去发生的事情,忽然又问:“昆鸿,五蛇最后是怎么处置的?”

    昆鸿直接又扔了一本卷宗过来,回道:“通敌、叛国、谋反,还有十几项罪名加起来足够他们死一万次了,柳二爷、郭三爷还有雷四爷,包括他们手下的为虎作伥的小弟全部被处死了,那个赵雅倒是捡了一条命被驱逐出境,现在也好多年没有消息了,至于袁大爷,他在事情败露前就被人杀了,可惜了,让他逃过了审判。”

    新

    /64/64871/20968719.htm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