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今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章节目录 第一六五五章 焚琴作茧非自缚,蝴蝶振翅动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所以,这便是你的计划?」

    「他进你退,他退你进,就单纯为了戏耍爱苍生?」

    神之遗迹,桑老一边活动着自己的拳脚,一边侧头,面露迟疑地望着面前的爱徒。

    多亏爱徒受,我又重生了。

    重生之火系奥义半圣,开局便在神之遗迹悟道,还掌握了彻神念龙融烧的变种无袖·赤焦手。

    桑老对这一世很满意。

    他抚摸着自己的全新肉身,久违地又有了那种滑腻的触感。

    这具新肉体皮肤白皙,吹弹可破,完美到只剩下一个缺点。

    摸摸头,小秃顶还是没有治疗好。

    以前在焚琴的过量工作,造成的似乎不是暂时性的肉体伤害,而是永久性的精神损伤。

    「可惜了……」

    桑老也只是这么一感叹。

    很快,他便收回了心神,不再沉溺于自己美丽的肉体。

    红粉骷髅。

    皮肉再美丽,无袖·赤焦手或者无袖·赤焦身一开,很快他就会再回到之前那般枯槁的身体状态。

    有时候,桑老也很羡慕八尊谙剑念、梅巳人剑象、未疯杀神领域等只伤内在,不太伤及皮肤的二代彻神念。

    但转念一想,自己最起码还算掌握了彻神念,还捏着一手比肩祖源之力,待时而发的底牌。

    而有的人……

    撇头看向一侧醒来了但还奄奄一息水鬼,桑老甚感知足。

    有的人,连彻神念都学不会,肉身更脆得要死。

    我领悟的无袖·赤焦手,有点副作用怎么了?

    已经很棒了!

    ……

    「依我看,不止是戏耍吧?」

    一侧,水鬼悠悠睁开眼,呵出了一口浊气,轻颤的手抓着一株圣药在缓吸灵气。

    他是不敢直接吃下的,重伤方愈之身,甚至连身体都是刚修出来的。

    猛猛吃一下株大药,大概率扛不住,过补而亡。

    望着身前空间镜面中屹立于圣山之巅的徐小受,再看回眼前这第二个实实在在的徐小受,水鬼忍不住开口:

    「你到底想做什么?」

    尽人一笑,笑而不语。

    本尊现在在圣山之巅,受万人敬仰,进来神之遗迹的,自然是原本在南域的他。

    但再等些时候,就可以切本尊进来,他出去会会爱苍生了。

    水鬼见徐小受神情有点过于自负了,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来一句逆耳的忠言:

    「就算真是戏耍,你也得注意一个度,爱苍生毕竟还是十尊座,若是憋不住爆发了……」

    话没说完,桑老摇头打断道:

    「爱苍生不会爆发。」

    「所以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只要圣山还没迎回鱼老,狠狠踩他,不必留情!」

    水鬼震惊,心道这真是出于客观的建议吗,不会还掺了些想要报复的小情绪在里面吧?

    桑老很是认真的看着自家爱徒:

    「我不带个人情绪,我只是知道,爱苍生如果不蠢,就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

    「就算他蠢,想要爆发……」

    「徐小受,留意一下圣山往来的"小人物",道穹苍不会想看到你大获全胜的,他只想看到两败俱伤。」

    「所以他,或者还有个月宫离,以及圣山上突然醒悟过来的某些人,都会去提醒爱苍生,需忍!」

    「而你……」

    一顿,桑老面露狠色:「徐小受,你不必有任何顾虑,能多重,就踩他多重,大好时机,切莫

    留情!」

    水鬼沉默,这点他倒是还没想到。

    尽人咋舌,好你个桑老头,本尊想出那计策的时候,都感觉受骚包老道影响变脏了。

    你是真一点情面不想给啊?

    「我会的。」

    尽人点头,表示自己会向本尊传达好师父的意见。

    水鬼很快撇开了此事。

    靠徐小受自己,外加个焚琴老大辅助。

    他俩,已能将大局和一些可能思虑不周的细节,全部完善清楚。

    自己能起到的「智囊」作用微乎其微,水鬼索性转向了别的角度,问道:

    「你掌握了从别处离开神之遗迹的方法?」

    尽人见二人目中有光,已是明了此问真正含义,但他只能摇头,遗憾道:

    「是有别的方法。」

    「但此法目前只我一人可用,你们约莫想要出去,还得靠接引之道,从原处返回。」

    瞥向还在修炼的曹二柱:「他也是。」

    水鬼张了张嘴,似想一穷究竟,但受爷今非昔比,他也害怕问到些什么秘密。

    尽人倒是没那么见外,主动解释道:「除非你们都修炼出身、灵、意三道的奥义来。」

    水鬼听得脑壳一嗡,立马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原来徐小受所说的「假死」脱离神之遗迹之法,这么困难?

    「道穹苍似有别的想法……」

    这话还未说完,尽人一笑,回道:

    「道穹苍当时所想,应该是将你们的灵魂彻底炼成我形容的那种器灵,带出去。」

    「这点,我现在也能做到,想吗?」

    水鬼哑然。

    变成虚弱的器灵出去,再在外界脱离「器」的限制,重塑肉身,慢慢将境界修炼回来。

    人是出去了。

    也算活下来了。

    道基却是半废掉了。

    或许百年就能修回半圣战力,但此生怕是再无寸进可能,且百年……

    较之于大局而言,黄花菜都凉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乖乖待在神之遗迹。

    待得徐小受在外面作妖完毕,将爱苍生牵制到别处去,这里几人安全原路返回即可。

    「不用想了。」

    桑老摆摆手,嫌弃地瞥了水鬼一眼,「你能考虑到的事情,他会思虑不周?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徒弟!」

    水鬼:「……」

    好好好,你们师徒,你们厉害。

    没来由的,他在心头念叨起了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真不可同日而语啊!

    ……

    「时机若成熟,我要出去。」

    一阵「各怀鬼胎」的沉寂过后,桑老突然看向自家徒弟,沉沉出声。

    水鬼目光从尚未苏醒的岑乔夫身上挪来,面有阴霾,不语,不知是因为岑乔夫,还是因为桑老的话。

    进去吸引注意力吗……尽人也大概晓得这位焚琴老大在方才思考了什么诡计,无奈道:「从哪里出?」

    「死海!」

    「再说吧。」

    尽人摆着手,不太想聊太后面的事了,因为自己就能搞定一切,没那个必要。

    他决定去和本尊交接,开花被动值,开莽被动技,已经积攒很多了。

    「回来!」

    桑老的决定却很是坚决,质喝着将逆徒叫了回来,旋即望着他和水鬼两人,平静说道:

    「倘若我迟迟未归死海,相当于"牵制"并不存在。」

    「如此,爱苍

    生是有可能选择放手一搏,突然将你拉进神庭,快速解决战斗的。」

    神庭?

    尽人眼皮一跳,想到了黑暗神庭、染茗神庭、术祖之墟。

    但这些要么神庭雏形,或者是只勉强催动,借用了个中几分力量。

    「神庭!」

    「且完整的!」

    桑老言简意赅,因为知晓徐小受明白这两句的意思,但道完又不太放心,再严肃解释了几句:

    「具体的我不清楚。」

    「但圣神大陆是五大圣帝世家的地盘,五大圣帝秘境,必要时可进化成五大神庭,而爱苍生是有可能借来用的。」

    「若真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刻,你还得提防"十祖复苏",这正是祟阴只敢在神之遗迹吞半圣位格积蓄力量,不敢妄进圣神大陆的根本原因。」

    「总之,你莫要放松警惕,知道他们的底牌有很多很多、很强很强,就行。」

    尽人点头。

    这些他清楚。

    底牌不多、不强,狂如八尊谙、强势如圣奴,不会被压那么久。

    神鬼莫测道穹苍,更也不必蛰伏圣山三十余年,迄今才敢南下趁乱擎起一个天机神教。

    十尊座哪怕只联合一半,也早能掀了五大圣帝世家的统治——但这些迄今都没发生,正昭示着什么。

    本尊这次回圣神大陆,因为领教过了祟阴,一直在暗暗防的,便是这些东西。

    且并不认为,在圣神大陆的五大圣帝世家的圣帝,哪怕其中有低境圣帝,都会弱于神之遗迹的祟阴。

    正相反,犹有过之,都可能!

    这点,早早在天玄门中,从杂牌圣帝封于谨那胆小如鼠的行事风格上,就能看出来。

    「十祖复苏……」

    尽人轻喃着,不是很确定地看向桑老头,想问一下是怎样的复苏程度。

    祟阴那种?

    还是,完全复苏?

    不得不说,根本无法想象!

    桑老耸耸肩:「代价一定很大。」

    所以,真不排除完全复苏的可能啊……尽人听到这么委婉的回答,心下都暗自咋舌,但表示也能理解。

    三十年前就能写出《观剑典》的人,仅靠五大圣帝,真能压得住他的才华吗?

    狮虎独行。

    得是极大的「大恐怖」,才会逼得八尊谙那种必然的独行者,想去成立圣奴,借助焚琴、花草阁等力量,且暗中联合十尊座其他人,花费三十多年,甚至不知廉耻到连小姑娘苏浅浅手上的名剑都要抢来,也想逆天改命吧?

    「倒是暂时还到不了这种程度。」

    桑老一笑,觉得徐小受有些杞人忧天了。

    毕竟这种是最极端、最恶劣的情况,当年八尊谙都没遇上。

    「你若想回死海,只有一次机会。」尽人回归正题。

    「嗯。」

    桑老很是明了。

    人回去了,爱苍生绝对准备周全,不可能还让他通过接引之道回归神之遗迹。

    届时,若徐小受没能及时驰援,他基本就废了。

    「但还是要回!」

    桑老自然知晓最轻松的棋路该如何走,但很明显,他野心没那么小:

    「圣奴,总有与桂折圣山决战的一天。」

    「以前的我,做梦都不会去想,道穹苍有朝一日会脱离圣山。」

    「所以,如今这机会……千载难逢!」

    桑老说着一顿,站起身,背负着手,在神之遗迹这破败的战场上来回踱步,仿是三十年来于脑海里演练过了无数

    遍,将计划随口道来:

    「我归死海,则天梯断,圣帝出,五域秩序崩毁,人人自危。」

    「我归死海,则鬼兽现,乱世临,四海皆生惊变,各方声援。」

    「我归死海,则八尊谙需至,虚空岛降临,黑白双脉倾巢而出。

    「我归死海,则圣寰殿树起,圣玄门兽吟,各族诸圣不余遗力。」

    「我归死海……」桑老脚步一停,失声一笑:「其实是我入死海。」

    「当年八尊谙和我决裂的点便在于此了,他觉得大可不必如此,从外部渐次攻破,杀进五大圣帝秘境即可。」

    「我觉得非如此不足以逆天而行,得需扎根内部,里外相连,以死海动荡为引,辐射到天梯上下各族局势。」

    所以……

    八宫里中箭入死海,也是顺势为之?

    即便没有八宫里,也有九宫里,十宫里的进入死海的方法?

    所以……

    从神之遗迹回到死海,之后桑老还会在死海中闹事,他得怎么闹事?

    兜兜转转以为跳出了圣奴的布局,回过头一看,还在八尊谙和桑老头的谋划当中?

    「嘶!」

    尽人瞳孔地震。

    完全没想到桑老会突然道出这些。

    在如今他的视角下,桑老何其之弱?

    奥义半圣,随手可灭,较之于五大圣帝世家,更如虫豸一般微不足道。

    可弱虫作茧,自缚死海。

    今下想的,却是顺势于神之遗迹化蝶,扇动翅膀,在圣神大陆掀起一阵风暴?

    尽人猛地看向水鬼。

    他却发现,水鬼固然面色有讶,却分明没有大出意外的神情,俨然有所预料。

    不是,你们这样,搞得我这个新任圣奴二把手,像是一个局外人啊!

    尽人连忙问道:「你们想做什么?」

    桑老笑着回头:「我们不谋而合。」

    「……个屁!这么大的事情,好说歹说,也得告知我,我需要在其中做点什么,好打配合吧?」尽人眼睛都瞪大了,手足无措,忙将本尊意志切过来应对此事。

    桑老笑而不语,在大石头上坐下。

    他架起一条腿,手肘拄着,双手十指交叉于胸前,嘴角微微勾勒:

    「不需要。」

    「万变,不离其宗。」

    从天桑灵宫到神之遗迹……

    从圣奴无袖到焚琴煮鹤……

    徐小受听过太多人嘴里桑老头的故事,说书人的、八尊谙的、香姨的……

    直至今日、直至此刻,他才从这微秃的小老儿身上,真正瞧出了点昔日黑暗情报界主宰的决绝与疯狂。

    桑老指向神之遗迹灰蒙蒙的天:

    「祟阴是一个变数,你们终结了变数。」

    他指向尽人召唤出来的空间镜面,指向上边桂折圣山骚乱的人:

    「道穹苍是一个变数,你们也改变了变数。」

    他指向对面,指向自己的爱徒,指着徐小受:

    「你更是一个变数,完全无可预测、无法左右的变数。」

    一顿,桑老垂下脑袋,摇头低笑,秃得反光:

    「但若无接触变数的心,几十年来烬照的火种不会在五域随机选择,更不会于我一次回灵宫时机缘巧合下选中了你。」

    「若无驾驭变数的心,烬照天焚便是你的最终答案,我更不会因你而再去见八尊谙,讨来另一半的十段剑指。」

    桑老抬起头,望向灰蒙蒙的天。

    重塑肉身失去了黑眼圈的他,眼神看

    起来其实并无之前那般深邃。

    可黑眼圈的深邃是假的,这一刻他目中的深沉,如能装得下浩瀚星河:

    「虚空岛百年布局,大势已然如此……」

    「白窟如若没有你,则我亲身前去……」

    「孤音崖有水鬼筹谋,四神柱更非等你……」

    「四象秘境还有人选,你比泪双行更强……」

    桑老说了很多个变数,可所有的变数,即便出了意外,还是能在掌控之中。

    ——实际上如若变数不出意外,那也不叫变数了!

    而走到此处,仍在掌控之中的这一局,很明显,随着桑老目光的投来,徐小受意识到……

    他,要交给自己了。

    「天桑灵宫你拜师一夜,我同你讲了鹅湖与囚笼。」桑老眼含追忆。

    「层层囚笼,嵌套结合,便是我想跟你说的大陆五域,天梯圣帝。」

    「那时你以石掷湖,石破天惊,我将之当成一个笑话,却付诸美好愿景,希望真能如此。」

    桑老说着一笑,摸着还没长出来的胡须,自嘲般道:

    「老夫竟也有美梦成真的一天?」

    他显然很满意这个徒弟。

    哪怕拜师之前、之时、之后,其实也有很多的不尽如人意。

    可人生哪有绝对的完美,发展至今日如此,桑老甚是满意。

    「而今万事俱备,连道穹苍都算计不了你,我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桑老重新看回空间镜面,看向桂折圣山: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若不放心,我今日便不会同你道予这些。」

    「待得时机成熟……」

    桑老从大石头上起身,握了握拳,并没有开出来无袖·赤焦手展露力量。

    他还想多享受一下这爱徒塑造的美丽肉身。

    「待得时机成熟,我归死海,则是以身入局。」

    「万般变化,皆如水东流,顺其自然可。」

    「再后的事,便交给你们了。」

    徐小受听完张了张嘴,心头五味杂陈,有很多话想说。

    他本以为不战,只戏耍爱苍生,自己便立于不败之地。

    还能狂刷被动值,慢慢莽被动技,一点点茁壮自己。

    不曾想,大势不可挡!

    自己走的方向,还是圣奴所趋——石破了湖中的天空,还在湖中!

    桑老,更还要在中间搞一些更骚的……

    你骚得动吗?

    你个区区奥义半圣!

    你真以为你是骚包老道吗?

    但没开口劝阻,徐小受又想到了那一句「千载难逢」——确实这个时候不骚,万一骚包老道真介入,且立于圣山立场……

    桑老见徐小受面色铁青,阴晴不定,笑着摆手:

    「不必焦虑,更没有那么急。」

    「我还在这里,主动权在我们。」

    他指回空间镜面里的圣山,挑动眉毛,说道:

    「你也还有时间,只是不多。」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免费阅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